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我欲封天 我欲封天txt下载 加入书签

我欲封天无弹窗 正文 第五卷 涅盘重生血八方 第733章 南域战争之前!

    血妖老祖看了孟浩一眼,笑了笑,身影消失&*,这依旧是他的分身。

    孟浩回头望着血妖山*,他的心底出现了温暖*,甚至第一次,对这血妖宗,有了归属的感觉。

    在这众人的欢呼声中^,孟浩回到了少宗谷*^*,许清温了酒,亲自为孟浩斟满&,二人凝望*&&,久久不语^**。

    时间流逝^*,转眼过去了十天,回到少宗谷后&*,如同是与外界隔离&*,有许清陪伴*&,在这美好中,任由日出日落。

    血妖老祖&,完成了他对孟浩的承诺,在知晓孟浩血妖**踏入第三层后^,送来了一根手杖。

    此仗是一根骨头塑造而成,颜色漆黑,拿在手里^,有阵阵冰冷的感觉传入体内,尤其是但给孟浩握住后^,他储物袋内的两枚封妖古玉&,齐齐散发光芒*^,自行从他储物袋内飞出*^,环绕着骨仗四周。

    最后&&,竟融入进去*,仿佛化作一体。

    与此同时*,孟浩的脑海里^&&,仿佛多了一些记忆,这些记忆很模糊^*&,似有人在耳边喃喃低语*,很多听不清&,可唯独一段话*&,孟浩听清了。

    “妖封第七禁&,禁因果!”

    以妖气,禁因果*,斩杀五行之内&&,灭杀九天之上!

    孟浩心神震动^,封妖师,术法众多,但却是以封妖八禁为主*,这是历代封妖师自创出来,威力惊天。

    只是&,这种禁术,大都失传,当年孟浩也是机缘巧合,才得到了第八禁&&,如今在这骨仗上^&^,他获得了第七禁!

    感悟这第七禁&,孟浩沉浸在第七禁的因果中*。好在他曾经就多因果有些了解^^&,所以在修行这第七禁上&,虽说缓慢*&,可却没有阻碍^^。

    在孟浩这修行第七禁时,与血妖宗的安宁相反,此刻整个南域大地,都已彻底沸腾。

    一剑宗^&,全宗备战&。无数弟子纷纷从南域各个地方归来,整个一剑宗。仿佛一把即将出鞘的剑&,惊天动地。

    甚至一些镇压宗门气运的至宝,也都渐渐被取出^,祭恋后漂浮在一剑宗的半空**,使得一剑宗五光十色,气势强大到了极致。

    任何人都能看出,这是一剑宗……要发动战争!

    除了一剑宗外,金寒宗&*,也是如此。整个金寒宗十八大阵齐齐运转,这显然是在出战前*,先打开阵法守护山门&^。

    金寒宗的弟子^,也都纷纷紧张,他们也都听说了一些消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消息越来越准确后,小胖子已暗中焦急,可他没有办法去阻止^^。

    三大家族&,王家覆灭^,李家崛起,这一次,李家全部族人**^,煞气滔天,全部都在备战之中^,还有青罗宗*。在被邀请后^,六道老祖没有半点迟疑&,立刻答应^。

    顷整个青罗宗如今的全宗之力&,发动残魂*&,更是释放了道蕴&*^,搬出了一百九十三口棺材^,作为出战之用&。

    与此同时,南域大地&,战争所需的丹药^。阵法,法宝之物&&,统统大卖,四方势力^,全部都在购买&,这一幕幕事情*,使得南域大地谣言四起&。

    “要开战了!”

    “这几个宗门&,很久没有这样了&&,到底是要与谁开战。居然如此准备&*!”

    “一定是血妖宗^!”

    南域修士,一片惊慌??赏灿幸恍┥⑿?**^,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当四方势力号召南域散修加入时,有不少散修,为了动人的利益,选择加入四方势力内。

    唯独紫运宗,保持沉默,没有参与四方势力内,因孟浩的关系^,四方势力也都明白,紫运宗不可能与他们联手。

    他们要做的*,是防止紫运宗帮助血妖宗。

    至于宋家^&^,则是让四方势力颇为不解^&,居然也保持沉默,互不参与^&。

    一个域的战争^,是一场阳谋,堂堂正正的战,所需的准备极多,不是短时间可以完成,且在这备战的过程中,也是阳谋的一种,这种威压造成的影响,甚至很多时候比真正开战,还要强烈&^。

    血妖宗内*,沉默的时候越来越多。

    外界的一切*^,早已说明了答案^,一剑宗^*、金寒宗*、青罗宗、李家*,集合南域大量散修&&,八十万修士*,即将与血妖宗开战&&!

    一战,灭宗**!

    这种来自外界的无形的压力,让整个血妖宗的弟子&,一个个在沉默中^,更多的时间^,露出了骨子里的煞气^。

    他们是血妖宗的弟子&,他们行事如妖,他们宗门的名字里就带着血字,岂能畏惧^*!

    血妖宗内,一样展开了备战,由第五山的驼背老者^,全部负责。

    少宗谷内&,孟浩也感受到了压力&,他知晓这一切,是因自己的真仙魂*,甚至他也想过再次送出&,可血妖老祖没有同意&*。

    “你的,就是你的,当初我将你带来,成为我血妖宗少宗,就要对你的一切负责!”

    “若任凭旁人将你获得之物夺走,那么今日可夺你的,明日就可夺其他弟子的,到了最后,为血妖宗岂不是被完全凌辱*!

    老夫尽管老迈*,可还是要脸的,他们要战,那就战^^!”

    孟浩停着这句话,他的目中露出奇异之芒&,许久化作了果断,对于这血妖宗,他已不去在意自己为何而来,他在意的*,是内心的一种念头通达&,不愧对任何人。

    血妖宗待他如此*,他也会为血妖宗,付出应尽的责任!

    孟浩,选择了闭关*^,他不再去整日研究妖封第七禁&,而是将更多的时间,放在了枯炎妖法本尊道中的本字上。

    他已将这个本字,明悟了大半^^&,他需要做的*,是炼制出自己的第二本尊!

    且,这个第二本尊到底有多强,孟浩自己也都不知晓*,这第二本尊,以他的血肉成窍*,完全属于他自己&,唯独其中的魂,孟浩选择了……真仙魂!

    只是担心一旦自己用了,日后师尊那里无法借此观摩,所以此事孟浩问询了血妖老祖&*^,血妖老祖告知孟浩,一切无妨后*,孟浩这才下定决心。

    以真仙魂,融入这第二本尊内^&,到底能发挥出什么样的惊人之力&&*,孟浩也期待。

    “旁人修分身*,此法修本尊!”

    “修分身者,分魂而已,魂为本源所在&,分一缕塑造身体,成就分身之道^?!?br />
    “修本尊^,以血肉为第二本尊&,不断去养&&,如同万坚不破之鞘,可藏绝世剑?!?br />
    “以魂驱使*,以血脉驱使*^,方式不同&,看似一样&&,可实际上^,区别极大^?!泵虾婆滔プ谀疚菽?,闭目将本字诀在脑海明悟后*,猛的睁开眼。

    在睁开眼的刹那^^,他右手五指抬起,猛的张开&,立刻飞出五滴血液,与此同时,右手一样五滴,两只手臂&,各自弥出五滴。

    他双腿一样五滴,双脚再次五滴&,身躯一震*,飞出十滴*。

    一共四十滴鲜血,在他面前漂浮,散发耀眼之芒&,凝聚在一起时,孟浩的眉心^*&^,自行裂开*,飞出一滴鲜血,融入其内后,他咬破舌尖&,一口气血喷出。

    一个他面前这四十二滴鲜血,全部散发璀璨光芒^,相互凝聚在一起后*,慢慢似化作了一个人形。

    孟浩面色苍白,身体有些虚弱,但他目中却有执着^^。

    “何为本尊?”

    “流转的是自己的血,皮肤是自己的肤发*,经脉是自己的脉络**,五脏六腑,全部来自本尊,一切的一切,都与本尊一模一样&。

    这,才是第二本尊*!”

    孟浩眼中露出狠辣之意^,右手抬起,直接刺入腹部内,咔嚓一声,他忍着剧痛,掰下了自己的一块肋骨,取出后,将其挫成灰,洒落而出,融入四十二滴血液化作的小人里。

    刹那间,这些骨粉在这小人体内^,传出咔咔之声^,竟彼此凝聚后,化作了一副骨架*^。

    孟浩身体微微颤抖*,他永远境界**,此境界可让恢复达到了极致的速度*&,但这一刻*,却无法将他失去的血液&,失去的肋骨生长&^。

    “本字诀的第二本尊,是从身体内永久的挪走&,所以不可恢复……这种神通,仿佛造人一样&,非同凡响*?^!泵虾凄?,斩断了自己体内一段不用的经脉**,将这经脉取出*,融入小人内*&。

    立刻在这小人身上^^,出现了脉络。

    随后是五脏六腑,各自取出一角,然后是其他部位,唯独没有魂&&。

    时间流逝^&,孟浩不记得过去了多久,他的身体有些虚弱,但他的面前,多了一个与他看起来一模一样的身影。

    这身影穿着白色的长袍*,正盘膝坐在那里,面白如玉^,很是俊朗,且还有浓浓的书生的气息^,看起来比孟浩年轻了很多^,仿佛十五六岁。

    孟浩看着这个身影&^,一种仿佛对方是自己身体一部分的感觉^,让孟浩会忽略这是他的第二本尊&,仿佛是……他炼制的一种人形的法宝。

    “接下里,就是融入真仙魂^!”孟浩眼中露出奇异之芒,一拍储物袋^,将那散发柔和光芒,丝蕴含了神秘气息的真仙魂取出*&。

    此魂一出^,立刻整个少宗谷*,顿时仙气缭绕^^^,甚至整个血妖宗,都在这一瞬^,仿佛成为了仙境^^。

    -----------------------------------------------

    兄弟姐妹,战乱将起*,我心沸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我欲封天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