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武侠修真 > 我欲封天 我欲封天txt下载 加入书签

我欲封天无弹窗 正文 第七卷 仙古筑桥出九山第1135章 一切有我!

    几乎在孟浩感悟到了一千八百道的刹那,第九国、第八国、第七国、第六国&、第五国以及第四国的国运山,除了之前就已崩溃之外&,余下的,全部在这一刻,轰然崩溃,彻底坍塌,随着坍塌,赫然有六道光柱,轰然冲天&&。[s就爱读书]

    在这六个国度的国运山所在的方向,这六道光柱,每一道都有千丈粗细,冲天而起,齐齐爆发。

    整个如风界的大地&,轰隆隆的颤抖,天空上乌云滚滚,在那六道光柱冲入的位置&&,形成了六个巨大的漩涡&。

    这六个漩涡急速的转动&,似乎形成了一股反方向的力,若是在如风界外,在那漆黑的虚无里去看如风界,可以清晰的看到,原本脱离了山海界的掌控,正向着上方不断升起的如风界大地,猛然间,速度一下子慢了大半之多。

    这一幕,哪怕是在远处交战的两团光中的海梦至尊与那位如风主宰&,都神色变化&。

    这是在外界肉眼去看所能看到的一幕&,而若是在如风界内&,感受则是大地强烈的震动,强烈的减速与反差&,似打破了某种隔膜,使人从之前的不可觉察中,变的可以觉察出大地在升空,更是在这减速反差下,如风界除了国运山外的所有山峰,全部断开,升空而起。

    所有河流,全部轰鸣,飞扬上天。

    所有城池,所有生命,一切的一切,仿佛都从地面上跳起&,升空而去&。

    这一幕&。撼动整个如风界所有存在。

    “不?&?!”第三国国运山上,帝君仰天一吼。

    “阻止他,该死,我们还没到指定的区域,不可以让序列感悟如风道&!”帝袍中年神色狰狞&,带着焦急&,右手掐诀一挥,立刻他的四周&,赫然又出现了一些黑袍身影。一个个低头一拜,瞬间消失,化作天空长虹&,直奔中心区域而去&&。

    中心神庙区域&&,孟浩全身轰鸣,气势崛起。他的身体上在这一刻&,散发出强烈的光,似与整个如风界都在辉映,仿佛这一瞬,他如之前獒犬去夺舍逆灵一样&&,正在以自身……去夺舍如风界&&!

    这只是一个比喻&?&?扇床⒎遣荒艹晌媸?&&!

    轰!

    一千九百道!

    两千道&!

    两千一百道&!

    孟浩头发飞扬&,气势惊天。在他明悟了两千一百道本源后,第三山&,在这一瞬&&,轰然崩溃,帝君在其中,仰天发出凄厉的嘶吼,全力要去维持&。要去改变&,可很快面色变化&。一瞬避开,在他避开的同时,一道光柱&,从第三国崩溃的国运山上,冲天而起&。

    形成了第七个漩涡&!

    而如风界的大地&,升空的速度,再次缓慢了一些&!

    “孟浩&!”帝君发出凄厉之声,身体一晃&,直奔中心神庙区域奔腾。

    孟浩的感悟,还在继续&&。

    两千二百道&!

    两千三百道&!

    獒犬在一旁嘶吼,全身血光闪耀,拼尽全力&,去阻挡那些来临的黑袍人,使得任何一个黑袍人,都无法从它身边飞过,去靠近孟浩。

    獒犬嘶吼&,血光中,将孟浩笼罩在内&,以它能做到的极致&,全力阻止。

    那些黑袍人一个个发狂般,神通道法,全部出现,更有紫色的真道降临,强如獒犬&,也全身伤痕累累,可它依旧守护在孟浩四周&,如当年它在血仙传承内去?;っ虾埔谎?,誓死守护。

    “该死的血兽,杀了它&!”这些黑袍人久攻不下&,气急败坏,从四周散开&,直奔獒犬而去,獒犬大吼,爪子在地面狠狠一拍&,顿时大地颤抖&,血气纵横,向着四周轰隆隆的散开,使得那些黑袍人,一个个不得不退&。

    但有三个黑袍人,化作黑光&,瞬间穿透,眼看就要靠近孟浩,他们的目中杀机弥漫&&,掐诀间&&,杀意滔天,可就在这时,獒犬大吼,身体猛地一晃,用它的爪子,阻挡在了三人的身前,使得三人的杀意神通,落在了獒犬身上。

    獒犬嘴角溢出鲜血,头颅猛地一晃,大口之下,向着三人吞噬&,这三人正要后退,一声咆哮从獒犬口中传出,震慑心神,使得三人身体一顿,下一瞬&,已被獒犬一口吞噬&。

    “一切为了真道,爆!”

    “爆&!”

    “爆&!”这三人目中露出狠辣,更有狂热,在被獒犬吞噬的一瞬&&,居然选择了自爆,轰鸣之声&,刹那间惊天动地,直接炸开,獒犬哀嚎一声&,全身颤抖&,几乎要崩溃,身体骤然缩小,从百丈直接化作了十丈&&。

    它死死的盯着四周众人,没有再飞出厮杀,而是嘶吼中全身血光更为强烈,化作了一个血色的光罩&&,将自己与孟浩笼罩在内,如同一个大碗扣在那里,血光滔天&。

    四周黑袍人纷纷出手,轰鸣回荡,使得血幕扭曲。

    就在这时,孟浩身上气势又一次崛起,轰鸣间&,他明悟两千四百道本源!

    在这一刹那,第二山的国运山,原本崩溃的地方&,突然的,光柱滔天而起,轰轰中&,千丈粗细的光柱,直奔苍穹,使得云雾翻滚,第八个漩涡&,轰隆隆的出现。

    整个如风界的天空,八个漩涡极为显眼&,隐隐的&&,可以看到在那那个漩涡外&,存在的漆黑虚无。

    而升空的速度&,也在这一刻&,仿佛快要被静止&!

    也就是在这时,第三国内&&,更多的黑袍人呼啸而来&,甚至在他们身后,帝君的身影&,也迈步走来。

    “纵无涯,你敢不出手&!”帝君一眼看向纵无涯。

    纵无涯沉默&,没有说话&。

    “你……”

    “闭嘴,区区一个灵境修士,也敢对纵某呼喝&,我愿意听命于你&,是为真道,我,不是你的仆从?!弊菸扪牡?&。

    帝君面色变化&,死死的盯着纵无涯,呼吸急促,但却没有再开口。

    而孟浩这里,因更多的黑袍人出现,此刻同时出手,紫光成雷&,轰隆隆的降临,使得孟浩四周成为了雷池,轰击血色光幕&。

    光幕更为扭曲,几乎要碎裂&&,而其内的獒犬,身体正快速的缩小&,从之前的十丈,变成了一丈左右,它还在坚持。

    孟浩气势不断地崛起,此刻整个人都散发光芒。

    两千五百道!

    两千六百道!

    距离两千第七百道&&,只差一百&,可就在这时&&,突然的,一声怒吼,从远处天地间翻滚而来。

    “孟浩&&!”

    随着声音的出现&,道天内的身影&,在天地间化作一道长虹,轰然而来,刚一进入这中心神庙的区域&,他似乎承受了极大的压力,但很快的&&,他的身上,就如孟浩之前一样,出现了如风界的气运加持,使得他顺利踏入中心神庙区域,直奔孟浩。

    速度之快,刹那临近,道天大手一挥。

    “滚开!”

    立刻他前方的黑袍人&,一个个面色变化&,身体都被直接轰开&,使得道天直接来临,右手抬起向着血色光幕一指。

    这一指&,惊天动地&,血色光幕立刻颤抖&,仿佛要崩溃,咔咔之声传出&,裂缝大量出现。

    獒犬颤抖&,身体猛然间再次缩小&&,变成了半丈,气息虚弱,可依旧要?&&&;っ虾?。

    “把序列之心,给我!”道天低吼,右手抬起&,再次一指,一旦落下&,这光幕必定会四分五裂,不但孟浩这里?;?,獒犬那边&,更为?&;?。

    就在这一指落下的刹那,光幕轰然崩溃&,獒犬喷出鲜血,身体化作了巴掌大小,仿佛站都站不稳的同时&,孟浩的双眼,突然睁开&&!

    “滚&!”天地轰鸣,世界颤抖,风暴在孟浩身上&,滔天而起,随着他睁开眼&,随着他声音传出&,这股风暴向着四周轰隆隆的扩散,直接碰到了道天&,道天面色变化&,强行对抗,鲜血喷出&,身体立刻后退&。

    而那些黑袍人&&,也都在这风暴中神色变化,一个个鲜血喷出,被狠狠地抛开&,使得这方圆千丈内,只有孟浩与獒犬存在&&。

    孟浩缓缓的站起了身&,这一刻的他,不需要再去感悟&,因为他已将这除了中心神庙外,如风界存在的两千七百道本源,全部感悟在心!

    他的伤势,也在这一刻,全部恢复&,达到了巅峰&,他没有去看四周的黑袍人与道天,而是低头,目光柔和的望着獒犬。

    蹲下身子&,孟浩将獒犬捧在了手中,獒犬如小时候一样,眯着眼,伸出舌头舔着孟浩的手掌。

    “睡一会吧,一切有我&?&!泵虾魄嵘?,在獒犬体内送出一股生机,将其放入储物袋的血色面具内&,做完这些,孟浩抬起头&。

    他冷眼看向四周,目光一扫,所有的黑袍人都呼吸急促,下意识的退后&,孟浩的目光在他们感受,如同雷霆,看一眼&,就被融入心神,回荡在脑海&,唯有道天&&,死死的盯着孟浩&。

    “序列之心是我的!”道天大吼时,孟浩将第二枚涅槃果&,按在了眉心。

    两千七百道&,不足以彻底融合涅槃果,可却能让孟浩这里,融合的时间&,大范围的增加&,足以支撑他……去进行这一战!

    涅槃果融合的一瞬&&,孟浩仰天一吼&,没有膨胀&&,更没有如之前般&,需要一些时间去融合&,只有青光闪耀,只有孟浩的气息&,如战仙般&,滔天而起&。

    -----------

    点击投月票,点击下一页,还有……第二更?&?!(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10524d9k2s13918041-->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我欲封天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