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有珠宝一箱不如乌木一方

幸运飞艇误乐平台

2018-06-02

原标题:纵有珠宝一箱不如乌木一方苏文胜在创作。

颜斌摄矗立在神鼎山庄的乌木。 阿诺摄《愚公移山》陈海良摄《昭君出塞》陈海良摄《佛陀》陈海良摄苏文胜乌木雕作品《天问》。 汨罗乌木雕屈子江边吟易禹琳陈丽丹这里不是博物馆,却有屈子行吟、东坡问月、愚公移山;这里不是奇妙大自然,却有雄鹰展翅、鹿鹤同游、雄鸡报晓;这里不是宗教圣地,却有观音、达摩、笑面佛……在汨罗黄柏镇神鼎山庄的乌木雕展览厅里,湖南省雕塑工艺大师苏文胜向记者一一介绍他的作品;而这些原本沉睡江底千年的乌木似乎也在诉说着乌木雕艺术的神奇。 纵有珠宝一箱不如乌木一方在家具产业兴盛的汨罗,苏文胜1986年学木匠,会家具雕花,1995年创办华雅家具有限公司。

2003年,一次偶然的际遇,让他的人生开始不同。 汨罗江边,一根乌黑的木头被弃置于岸。 苏文胜近前一托,坚实厚重,一闻,无浸泡水中腐败味,他啧啧称奇。 于是,他请人打捞这种“黑木头”送回家。 当“黑木头”完全干透后,苏文胜发现,这种木头纹理华美,还有淡淡的香味。

查阅资料后,苏文胜断定,这就是传说中的阴沉木。 阴沉木,又名乌木,分为乌柳、红椿、金丝楠三大类。

远古时期,原始森林遭受突如其来的地理、气象变化,树木被深埋于江河湖泊的古河床、泥沙之下,时间长达千年万年,在缺氧、高压以及微生物的作用下,碳化成半木半化石状态。

阴沉木因兼备木的古雅和石的神韵,乌黑华贵的色彩,柔滑细腻的质地,万年不腐不朽,自古民间称“纵有珠宝一箱,不如乌木一方”。 汨罗江边这根阴沉木,让本就对木头有着特殊情感的苏文胜如获至宝。

他四处打听,十几年下来在汨罗江、新墙河等水域收集、全国各地收购阴沉木达300吨。

匠心生出灵感乌木化成屈子2005年,为了发展文化产业,苏文胜在风景秀美的神鼎山建造了一座面积达300亩的神鼎山庄,接待前来度假休闲的人。

依山傍水的神鼎山庄成了展示阴沉木的绝佳基地。

起初,苏文胜面对这些形状奇特的“宝贝”,只在表面刷上清漆,做简单的防氧化保护。

一些体积较大的阴沉木则给它们装上水泥座,就地摆放,以它们的原始面貌示人。 如今,在神鼎山庄,高17米,直径达米的巨型阴沉木未经任何雕琢,傲然耸立在庭院中;直径达米的乌木,犹如一只毛发浓密的神兽,引人遐想。 2011年的一天,一棵从汨罗江打捞出来的特殊的阴沉木,改变了这些形状各异的阴沉木在神鼎山庄只作摆件的“命运”。 这块阴沉木有着修长的形状、飘逸的纹理、古朴的风韵,苏文胜感觉似曾相识,甚至越看越像——“这就是屈原!”将从汨罗江里打捞出来的阴沉木雕刻成屈原,是阴沉木最好的使命。 这一灵感让他欣喜无比。 屈原对于汨罗人来说并不陌生,又通过在屈子祠仔细观察屈原塑像,查阅史籍体会屈原精神,凭借自己精湛的木雕技艺,苏文胜以汨罗江阴沉木为原料创作了《天问》。

阴沉木自然形成的纹理成了屈子的衣袍,飘逸而有质感。 只见他右手紧握木剑于胸前,眉头紧锁,长髯飘飘,面容清瘦,目光迥异,仿佛在汨罗江边沉吟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阴沉木自然的乌黑色与细腻的质地则赋予了屈子深沉、忧郁的神情。

2013年,在第14届全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展上,苏文胜的木雕作品《天问》获银奖,《三友同乐》获优秀奖。 而《天问》则是上万件作品中唯一的屈原形象。

在神鼎山庄上千件木雕作品中,五件是“屈原”,被有缘人带走两件后,另三件苏文胜打算送到它们应当存放的地方——屈子文化园。

技艺兼收并蓄父子相继传承2011年,苏文胜又在神鼎山庄成立了古沉木作坊,从广西、江西、福建、江苏等地请来根雕师傅一起创作。 如今,在神鼎山庄乌木雕展览厅中,侍女、佛陀、童子、山水、草木、蝙蝠、骏马……各式各样的木雕作品琳琅满目。

还有雕花的笔筒,有古朴的茶台,甚至还有苏文胜从云南收购而来的原木,这些原本紧贴巨石生长的怪木,不经任何雕琢却能夺人眼球。 苏文胜说,乌木雕三分工艺,七分工材,雕刻前需根据阴沉木自身的条件发挥想象力,雕刻时又要尽可能地保持材料的原生态。

因此,没有一模一样的木雕作品,每一件都是唯一,这中间需要很多的奇思妙想。 从河底打捞出来的阴沉木清洗后,一般需放置三至五年,待它自然干燥后才可加工处理,相比于其他木材雕刻难度大,木体中未被洗净的泥沙对刀具有磨损。

面对一块优质的阴沉木,苏文胜都会召集所有的木雕师傅,商量琢磨,凭经验花心思雕刻出最合适的作品。

刚来几个月的蔡师傅是从江苏徐州来,他看上了神鼎山的好山好水。

将入驻屈子文化园的三件屈原木雕作品中,有一件就是出自他手。 近两米高的屈原左手握经卷轻搭在右手之上,胸前衣襟微敞,散发,形容枯槁,似乎即将投身于汨罗江。 就这样,苏文胜收藏的乌木,经木雕师傅的巧手雕琢成艺术品,价值不断攀升。

“学医的要李时珍,喝茶的要陆羽,读书的要孔子。 ”苏文胜说,随着文化市场的日益红火,木雕订单也逐渐多了起来。

令苏文胜感到欣慰的是,儿子苏洵也爱上了乌木雕。

大学毕业后,苏洵帮忙打理着山庄,学习乌木雕技艺,与木雕师傅一起参与作品的设计与创作。 如今,苏文胜已开始着手申请建设汨罗江乌木雕博览园,他期待着更多人能沉醉于汨罗江乌木雕的魅力。

纵有珠宝一箱不如乌木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