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玄幻魔法 > 永夜君王 永夜君王txt下载 加入书签

永夜君王无弹窗 卷三 吾心安处 章 五十 交易和选择

    千夜也不着急,转而打量起周围的陈设*。

    这是一间粗犷得有些简陋的休息室,墙上装饰着兽头&、兽皮和刀剑,悬挂的甚至有点凌乱,完全是狼人部落风格*。

    就在这时^,威廉长长地出了口气,转过头问:“收获如何?”

    “很大?&!鼻б顾?^。

    “那就好?*!?br />
    千夜又看了眼地图,突然依稀认出一个图标很像血族某个中型氏族的徽章。这次他发现其中那些类似军团记号的标志,似乎代表着血族和狼人的对峙&&。只是狼人一方的形势明显不乐观&,血族已经隐约对他们形成了半包围的态势*。

    千夜问:“有烦心事&?”

    威廉苦笑:“很多,非常多,多到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br />
    他的目光又落回到地图上^*,有点意兴萧瑟地道:“我们狼人是个尊重祖先*,尊重传统的种族&,我们强者的力量有很大一部分也来自先祖的眷顾^。但这并不意味着先祖的一切做法都是对的,特别是在千年战争之后的今天......”

    千夜静静听着*,没有说话&。传承还是变革&,都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而一旦上升到国家和种族的高度*,还会掺杂进更多政治因素。千夜本就对这方面不擅长*。

    而从另一方面来说&,作为永夜阵营四大种族之一,骁勇的狼人一向是军队主力。他们比蛛魔更有智慧^,比血族少点私心,比魔裔的数量要多很多。

    威廉敲了敲桌沿,把心事收起*,恢复了惯常的神色,然后拿出一块黑色由不知名金属制成的铭牌,递给千夜&。

    “这是我们一族的信物,你拿着它可以在狼人的部落领地中自由行走&&。当然^,起码的小心还是必要的,象白爪那样的部落还是不少?!?br />
    千夜接过金属牌*^,仔细看了看。

    这块牌子大约半个手掌大小,表面有些粗糙不平,正面是一座高耸山峰^,而背面则是刻印着狼人的图腾^。金属牌从做工到图案都有着狼人们特有的粗犷风格,而且还隐隐透出一点苍凉意味。

    千夜随口问道:“你和白爪的纠纷解决了^?”

    威廉声音中又透出一股冷意,“老沃克的族长当得太久了,久到已经忘记应该对群峰之巅的先祖之魂保持敬畏。既然他们想要战争&,就会得到战争?&!?br />
    千夜愕然抬头,此时威廉的表情十分陌生^^*,典型维京人风格的英俊五官透出一股锋锐之意。

    千夜把金属牌在手上翻了两翻,淡淡道:“你查过我?你想要我做什么?”

    威廉突然给他一件信物&,当然不全是为了行走的便利&,一个人族可能一辈子都不用去往狼人领地^,而如果深入黑暗疆域,不是杀戮就是交易。因此这件信物也意味着一条和狼人的交易线路&。

    若非威廉早就知道千夜身份*&,又怎么会认为一名独行猎人具有与狼人部落交易的能力和需求&?

    威廉笑笑*,说:“我只是对让老罗斯不爽的人有点小小的好奇而已^。你现在有个佣兵团&^,就需要钱和资源^,与我这边交易&^,对双方都有好处&?*!?br />
    千夜沉默不语,在威廉之前,他从没想到过自己能和一个黑暗种族和平共处好几天*。但交易又是另外一回事*&,那不是在地下黑市里卖卖战利品这么简单&,也不是一句双方都有好处就能过去的*。

    威廉拿过旁边一个卷轴,拉开,那是一张永夜大陆的地图!昂芗虻^,帮我点小忙而已^。一是你在和那些吸血鬼开战的时候,假如有机会,就多去关照下罗斯侯爵的那些直系后裔^,我这边或许能够给你提供点消息之类的&?!?br />
    他顿了顿,伸手在黑流城附近区域一点*,继续道:“另外就是,如果你愿意的话^,这附近有十几个小规模的狼人部落,他们可以用药材和矿石来向你交换装备^*。当然*,你那边若能提供一些订制的装备就更好了*。价格会让你十分满意?!?br />
    千夜双眉皱得更紧了。

    狼人由于先天的原因,并不擅长制造*&,而血族是天生的工艺大师,至于魔裔则以出产顶级原力装备而闻名。习惯上,狼人们更喜欢依靠**的力量击杀敌人,装备很多时候可有可无。如果狼人们有了趁手的装备^,战力无疑会暴增*,这并不是千夜愿意看到的。

    威廉突然拍了拍千夜肩膀^,蓝灰色的眼睛注视着他,用轻松的语调说:“其实事情很简单,做或不做,你有完全的自由&&?!?br />
    千夜想了想,缓缓道:“第一件事本来就是我会去做的。至于交易......”

    威廉微笑道:“你有机会去和他们接触一下再定好了*。那边的部落和我们关系比较密切,也相对温和^。不过就象在这里一样,你和他们接触的时候也需要展示足够的力量,狼人崇尚勇士*^,这样会让你更容易被他们接纳?&!?br />
    千夜点点头*,心里却叹了口气。他这时突然想到了宋子宁&,宁远集团就有黑暗种族的贸易线路,宋子宁在做出交易决定的时候是怎么考虑的呢^?

    威廉又说:“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准备再留几天^,你也多待两天吧^,灰色城市里每天都会有好货色出现?!?br />
    “不,我时间不多。实际上^*,我一会儿就准备出发了**?!?br />
    “担心永夜那边的战局?这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实际上那边的战争已经结束了^^?!?br />
    千夜吃了一惊*^。

    那可是一场席卷了半个永夜大陆的战争,有迹象表明*,永夜阵营出动了两位数的议员级别强者过来坐镇大局*。而据魏柏年的消息,帝国一方也把数个主力军团和近半精英军团调到了永夜大陆。

    光是运兵费用就是一笔天文数字^,按照常识&,如此规模的一场战争怎么也得持续大半年才能够分出胜负^。怎么突然之间战争就结束了?

    威廉看出千夜的疑惑,笑了笑&,说:“那些永夜议会的老家伙们发动战争的目的,好象是在找什么东西。现在有了结果,自然就没必要打下去了^?^!?br />
    千夜听到前半句话先是不可置信^,他想象不出什么东西能引动这样一场规模和牺牲的战争。而后半句话则让他心中一紧,问:“好的结果还是坏的结果&&?”

    威廉耸耸肩^^,说:“当然是坏的结果。现在那些老家伙们估计正头痛着呢^^?!?br />
    千夜向威廉道了别。

    威廉把他送出门外,又叮嘱了一句,“我不知道为什么鬼索的人会盯上你^,我帮你解决了两个&,另外一个看上去很像意外死在扎伦手上。不过,鬼索经手的委托从来没有半途而废的*。你要小心?*!?br />
    千夜点了点头&,没有继续逗留*,径直离开了灰色都市^,向赵阀领地的方向进发^^。

    前往幽城的路途几乎紧贴着边界,与空旷的山地和原野不同,黑暗种族和凶兽的活动频繁许多。来自人族的猎人和冒险者也不少,而从危险程度上来说,人族一点也不比黑暗种族低&。

    幽城&^,是赵阀领地内一座重镇&,城内有三十万人口^,由于所处地理位置与黑暗疆域和叛军领地都接壤^^,城内也是情况复杂。真正的危险或许不在荒原上^*,而是在幽城之内^^。

    千夜是下午时分出发的,当晚宿营倒是平安无事^^,而他在又一次四十三轮兵伐决潮汐后^,点燃了第八个节点。

    当千夜赶路的时候,永夜大陆上的战局却突然陷入了诡异状态&。无数黑暗种族的大军突然如潮水般退却&,甚至连好不容易夺得的一些战略要地都轻易放弃了。

    帝国一方难以判断黑暗种族此举的用意^,有悍勇冲动的将领忍不住挥军追击。然而这一次黑暗种族却不再遵循先前择地决战的潜规则&,突然间数路大军合围^,直接把轻敌冒进的一个集团军给吃了下去**。

    那可是整整四个师的精锐&,结果就在不到三天的时间内被全歼,甚至让主控那个方向战场的定国公救援都来不及&。因为这个集团军被歼灭*,在这场战役中帝国的损失已经和黑暗种族持平。这让定国公和罗明骥元帅脸色极度难看。

    此战之后,帝国一方用兵就变得十分谨慎*,跟在撤退黑暗大军身后^,稳扎稳打,一步步收获失地。

    而事实上,黑暗种族一方的气氛反而更加凝重。在一座临近前线的城堡里&,十余位议员齐聚于此??墒腔嵋橐丫家桓鲂∈?,却始终没有人说话,任由压抑的气氛不断漫延。

    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一个幽灵般的议员开口,连声音都是飘忽不定的,“还没有新的消息吗?”

    侍立在一侧的蛛魔侯爵即刻上前一步,恭敬地说:“各族的搜索部队都已经按照指令到达烽火大陆&,进入指定区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回报任何发现。在各路搜索部队中,拜恩氏族的扎伦子爵战死?!?br />
    一位血族议员厉声道:“扎伦?他是怎么死的?”那是一名资深议员,气势如黑霾般压了过去&,强如蛛魔侯爵也忍不住退了一步。

    侯爵连忙加快语速&&,“我们已经找到了扎伦子爵的遗骸。据说他当时是追踪一个很像血族的可疑人类,才深入山区。子爵死亡的地方已经靠近赵阀领地,而从尸体来看,子爵应是死于......曼殊沙华之下&?!?br />
    这句话顿时在会议大厅里激起了层层动荡,就是诸位议员们听到曼殊沙华的名字,也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歌诗图尤其如此。

    ps:今晚还有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永夜君王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