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玄幻魔法 > 永夜君王 永夜君王txt下载 加入书签

永夜君王无弹窗 正文 章一二二 活化

    千夜随即发现那个空洞处*&,并非所有的血肉都被轰成虚无,一颗硕大的猩红肉球正在半沉半浮。它竟然足有一个成年人的高度*,毫无规律地脉动着&,看来就是这头混乱巨兽的核心,如同人族心脏的所在。

    巨兽心核居然能够抵挡住原初之翼的轰击?千夜正惊讶之际,巨兽那已经生机断绝的残缺身体忽然间开始倾颓,轰轰隆隆地向他当头压下。

    这头巨兽身体中部虽被掏空,可外围留存血肉才是大头^&^,这下不亚于楼房倒塌&、山体崩毁^,顷刻间淹没了他。

    千夜勉力向旁边跃出,后背却突然如遭重击,直觉周围一黑^,整个人向下沉去*。无巧不巧的*,原来是巨兽那颗心核正好了砸过来,竟是出乎意料的沉重坚硬*,怕不足有数万公斤,将一下子千夜碾入地底*。

    这记即使千夜的血族体质也抵挡不住,喀嚓声中*&,全身上下的骨头断了十几根,幸好暗金血气警觉无比^,在天旋地转五脏六腑都恍若错位的剧烈震荡中,自行在胸腔心区疯狂游动起来^,洒出点点金芒,把龟裂的骨骼一一修补^*,阻止了它们继续碎开&。

    混乱巨兽在原初之翼一击之下消弭,可见躯体强度只是一般,却没想到心核的坚硬程度完全是两个层级。

    不过此时意识已经开始恍惚的千夜想不到那么多&,也不曾发现,压在他身上的巨兽心核已经出现处处裂缝,而且还在不断扩大蔓延。片刻之后*,数道裂纹同时碎裂&*,无数精血倾泄而出,将千夜从头到脚浸没*。

    这些血液鲜红剔透^&,与巨兽先前喷出的体液完全不同,丝毫不见腥臭^,反而有种奇异馨香&*,内中蕴含的生机更为恐怖&。

    它们如有意识^,在千夜体表不断攀爬&,然后寻到他的口鼻穿入^&^。巨兽精血的生机比普通异兽强大何止百倍,所过之处无论内外都开始疯狂活化。

    千夜整个身体都浸泡在血液中,到处都是鼓起的肉苞肉/芽,就连骨骼也开始不断冒出骨刺^&,向四面八方延伸。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千夜就会变成第二头混乱巨兽*,失去自己的意识*。

    当千夜从晕眩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就面对了如此蝆;?。

    在极度旺盛的生机中^^&,世界仿佛只剩下一种颜色&&*,那就是蓬勃的猩红*。就连千夜体内那几条残存的普通血气都控制不住自己,毫无节制地吞入巨兽精血,开始疯狂膨胀&。

    紫色血气也岌岌可危&,巨兽精血生机旺盛到无须吞入^&,只要沾上就能活化的程度,因此紫血虽然已逃入能力符文^&^,仍是忽胀忽缩,处于活化边缘^*。

    惟有暗金血气还未受到影响^&,它围绕心脏快速游动^*,守护着这片最后的领地。似是为了领地纯净*,暗金血气变得极为霸道,把所有普通血气全都逐出心脏*,就连紫色血气也连同能力符文一起被轰了出来,不许在心区停留*。

    千夜在此危急关头&,心志反而无比清明&,没有丝毫恐惧慌张^,知道惟有消磨掉这些精血才是唯一活路。多年艰难困苦养成的坚毅让他无论陷入何种危险都不轻言放弃&*,再不去管身外的变化^,只紧守最后一线清明,缓缓推动玄篇运转^&。

    在这个生机浓冽到异常的世界里,玄篇凝成的漩涡艰难地出现**&,从一个微不足道的黑点开始&,极为缓慢地旋转舒张,无论速度还是范围都不足平时的一半^,并且被挤压在心脏部位&,难以再向外扩张。

    然而漩涡终究没有被充斥每个角落的巨兽心血吞噬,反把那些饱含生机的血液拉成一丝一丝拖入,在旋流中挤压磨碎,甩出杂质&*,最后把精华部分吞进漩涡中心处那团深不见底的黑暗中**&,然后一缕一缕精纯黑暗原力自那团黑暗中溢出。

    平日炼化精血时&,十份中有八九份会被玄篇形成的原力漩涡视为杂质^,碾碎抛离。越是品级高的精血,杂质就越少。而来自这头巨兽心核的热血竟然杂质还不到一半^&,实是令人震惊&。如此品质,恐怕就是血族公爵^,也不过如此^。

    如此一来*,炼化巨兽心血的过程就变得异?*^;郝?&。

    千夜现在才能腾出手来稍稍感知一下其他部位的变化^,随即发现身体的活化已经无可避免^^。他只犹豫了一瞬,就把心一横*,所有意识全都集中在推动玄篇运转上&,彻底放弃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

    转眼之间,千夜只觉眼前一黑,所有感知都已失去,那是头部开始活化生长*。

    此刻若从外部看&,巨兽尸体覆盖下的那汪鲜血中已经看不到千夜了^^,有的只是一团正在疯狂生长的不规则血肉^&&。这团血肉正在展示着可怕的吞噬力&&,就连心核外壳这般坚硬物质也被撕下咬碎^^,成为那团血肉的一部分。

    心核完全消失后,那团血肉又开始吞吃巨兽躯体留存的血肉^&,并且如河流般向四面八方蔓延开去&,遇到什么就吞噬什么,就连泥土也不放过*,整个地面渐渐出现一个百米大坑*^^,无数细流呈放射状向四周扩张*。

    森林中不再死寂,不知从哪里钻出来无数大大小小的异兽^。它们的巢穴千奇百怪&,有地下,有树中^,甚至还有的是在其它异兽体内筑巢*。这些异兽眼见匍匐而来的血肉,只有瑟瑟发抖*,根本不敢逃跑,转眼之间就被吞噬*,化为血肉的一部分*。

    黑森林中,棵棵大树不断倒塌*,然后化为乌有^。

    在疯狂血肉的最核心处,却有一小块纯净而独立的空间&,周围包裹着巨兽剔透的心血。

    千夜的心脏悬浮其中*,暗金血气正绕着它不断游走,时时散溢出点点金芒,稳固着这处空间^。玄篇形成的原力漩涡则在心脏上方不断旋转&,一缕缕血气被吸入,再散出丝丝烟雾般的黑暗原力,供暗金色血气吸收。

    而千夜的意识正处于一个奇妙的状态,完全脱离了身体^,静静观察着小空间内的运转&^。他已经感知不到自己的身体,然而还能控制玄篇运转。

    此刻千夜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属于什么状况,不过他能做的十分有限**,除了观察就只有等待。

    时间不知过去多久,百无聊赖的千夜蓦然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眼前这个世界全都是血气和黑暗原力*^,那么原力节点和黎明原力呢?

    人族堕入永夜阵营最常见的就是黑暗原力压倒黎明原力,继而对躯体进行改造和转化*,最终成为黑暗生物&^。

    一想至此*,千夜的心陡然一沉&,如果他还能感觉到实体的话*,可能已经冷汗浃背&。虽然这是生死关头,可他从来不曾想过&,要以彻底转化成黑暗生物的方式来延续生命。

    仿佛冥冥中有了回应,千夜的意识忽然大力震荡一下,眼前这处纯净的独立空间忽然有了变化。透明的波纹从虚无中扫过^^,拖曳出一些不明意义的符文。

    而在那背后*^,隐隐绰绰显露出来的居然是另一个世界?!

    千夜用力想要看得再清楚一些*,然后视野就这样突然拉近**,恍若隔着一层透明的屏障,他看到了薄雾般的淡绯色。其间九个光点如星辰般闪亮,其中七点呈竖立的勺子状^,大头朝上*,另外两个光点稍暗^,分列在勺柄下方^。

    这个图形看上去分外眼熟^^?千夜正在疑惑&,意识中突然闪过一道光,那是他的九个原力节点^!

    再看屏障背后的世界,无所不在的淡绯色原来不是静止的,一直在奔腾涌动,节奏和规律分明就是兵伐决的原力潮汐。

    划过空间的透明波纹走到了尽头**,消失在千夜意识无法捕捉的地方,屏障背后的世界也就此隐去^。千夜虽然无法明了刚才看到的代表着什么&,却莫名地感到一点安心*,然后把注意力转回所在的这个空间。

    千里之外&&,宋子宁坐在书房中**,不知为何总是心神不宁*^。他索性放下公&、文^,铺纸研墨,提笔在手,准备作画。

    世人都以为他在杂学上放了太多精力,却不知道三千飘叶诀讲究的是堪破红尘迷障。而大道三千,条条通途**,他选的就是以画入道&,研磨心性,精进境界。

    宋子宁略一凝神*&,随即落笔如飞,转眼间一幅雨润群山图就有了雏形。如此笔法*,让宋子宁自己都略感得意,然而就在这时&,他的手没来由的一抖,忽然间一大滴墨汁从笔尖落下&,顿时就将画面污了^。

    一道青濛濛的微光从宣纸上升起*,勾勒出半片菩提叶的脉络^,却没能最终成形,网状叶脉一根根崩断^,消失&。

    宋子宁心中那种不安感觉更加强烈,他缓缓放下笔,拉响了铜铃。

    片刻后一个清矍老人缓步走进,施礼道:“七少此时召老夫,有何吩咐*^?”

    “老师&,那几支货队,都出发了吗^^&?”

    老人道:“全都按时出发*,其中有两支已经按计划悄悄换过了货**,另外三支将在两天后到达中途站的时候更换*,然后再赶往预定地点汇合*&*!?br />
    宋子宁在房间里走了几圈&^,果断道:“计划改变^,让那三支货队不用换货了*,直接去预定地点?!?br />
    老人微微一惊,道:“七少**^,那三支货队装的东西虽然少些&,但也有总数的四成&&&,不换货的话,加在一起总货值可就超过原有的一半了*。这^*,损失会不会大了点?”

    宋子宁脸上也显露出些许犹豫&&,但片刻之后还是毅然道:“我最近要离开一趟&&&,可能走得有点久^^。那个计划不容有失*,所以损失就损失吧!就当是我回报阀里的抚育栽培了?!?br />
    PS:俺现在出个门,另一更12点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永夜君王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