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都市言情 > 终极教师 终极教师txt下载 加入书签

终极教师无弹窗 第一卷&、女神攻略&! 第686章*、无根之人*&*!

    第686章、无根之人&!

    不高挑清瘦&,不仙风道骨,也不阴沉冷酷或者威风凛凛——他的身材有一些微胖*^,他的皮肤有一些黝黑,他的笑容有一些肆意猥琐^^。

    很普通的老人^,和村间田野里看到的那些老人一模一样*。

    但是*,这个老人却又一点儿也不普通^。

    将惜福**^!

    将风行将军令的爷爷,燕京最大豪门之一将家的掌舵人&。

    古人智慧^^,创造出了‘富可敌国’这样的字眼&。

    我们经常用‘富可敌国’这样的词语去形容一个人的富有,但是大多数时候其实是对那一个人的‘缪赞’。因为大多数人的富裕是没办法敌国的^^,真正可以敌国的在整个人类世界也是极其罕见的存在——将家就属于其中之一。

    《红楼梦》里面为了形容三大家族的财富*,还编造了这样几句顺口溜: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

    将家没有用白玉为堂用金子作马^,他们干不出这么庸俗的事情&&。但是^*^,将家的财富却远远不是贾、史*、王三家可以比拟的^。

    将家到底有多少财富&,外界没有人知道。怕是将家这头‘狼王’也不知道吧*?

    “那感情好^?&!毕壬ψ潘档溃骸坝行┠晖访挥谐宰拍忝羌业木虏私茸恿?&&&!?br />
    “那是你这贵客不轻易登门?^!苯ЦP呛堑厮档溃骸澳闼的茄嘧游胗惺裁春檬氐?*?那么一群高来高往的强人在*,谁还能够把他们欺负了不成?还非得让你像是只护崽地老母鸡似的^,一刻不离地守在那儿*?我说你啊&,没事的时候也多出来走走&&,多往燕京城跑跑——当年这燕京城的一群老友你都不见了&?”

    “我这不是来了吗&*?”先生笑着说道^^?!袄嫌丫褪抢吓笥?&,来不来,见不见*,也仍然是朋友&*?&!?br />
    将惜福和先生说话的时候,已经提着一个篮子从菜地里走了出来&。

    他把手里的篮子交给母虎^&,说道:“把菜拿去洗洗,然后多放几个鸡蛋一块儿炒*,馅儿剁得碎一些&,多放一些香油——一会儿我去和面*?*!?br />
    母虎提着篮子离开*,将惜福在院子的角落就着水龙头净手&&。

    先生指了指方炎**,说道:“方炎?*!?br />
    “哦*?!苯Ц5难劬锩嬗胁ㄌ畏?&^,瞬间又恢复了宁静^。他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方炎^,说道:“一会儿一起吃饺子&,年轻人可要多吃几碗——”

    方炎笑笑&,说道:“我会努力&?&&!?br />
    方炎没想到自己会到将家来吃饺子,他更没想到将家的饺子还挺好吃*。

    母虎炒得饺子馅,将惜福和面擀得饺子皮&*。不软不硬&,薄厚适中*。一口咬下去满嘴流油&,韭菜的青气和鸡蛋的香气完全融合^*,比外面的星级大厨还要更加可口一些&&。

    先生吃了一小碗,将惜福也吃了一小碗*。

    两人吃过饺子后,就每人端着一碗饺子汤小口的喝着*^。

    方炎一连吃了三碗*^,吃第二碗的时候*,他就觉得差不多饱了&^。母虎让他再吃一碗,他觉得再吃一碗也行&。

    先生都敢吃*^,他也不担心这饺子里面有毒^*。

    将惜福笑呵呵地看着方炎*,说道:“年轻真好啊。我年轻的时候可以吃五碗——可不是这样的碗^*,是比这大很多的大海碗&。每一碗都冒尖**,那一碗得装好几十个饺子吧?沾上辣椒油一拌&&,吃完饺子再喝汤&,啧啧&&*,那个滋味真是美啊*^?!?br />
    先生看了将惜福一眼&,说道:“说得跟你年轻的时候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累似的,我认识你的时候开始你还是个花花公子哥——就着辣椒油吃饺子是你吃腻了山珍海味去改善一下口味而已*&。你祖上就有基业,十辈子也挥霍不完&。这种事情你可骗不得我&?^!?br />
    将惜福哈哈大笑&*,说道:“说来也奇怪**^。我们将家出过大将军*&,也出过大翰林*^,就是没有出过农民——可是我偏偏还就喜欢这农村的生活。喜欢自已种些花花草草,种些果疏青菜&,自己包饺子吃——双脚踩在泥土地里*^,让人觉得心里踏实?^&!?br />
    “你的心里踏实了,别人的心里可不踏实啊?&!毕壬鞠⒆潘档?*。

    “唉&,都是孩子们的事情——”将惜福说道?!盎怪档贝幽阕炖锾乇鸬媚贸隼此邓挡怀??”

    “确实是孩子们的事情&&&!毕壬档?^!昂⒆用堑氖虑橐膊灰欢ǘ际切∈虑?。至少,我这边就相当的被动^?!?br />
    先生一只手端碗*,另外一只手指了指方炎,说道:“你看*,人家都找上门来了**^,不给个说法能行*&?”

    “那就给他一个说法*?!苯ЦK档?^。

    他一口把碗里的大半碗面汤喝干净^,然后把大碗放到石桌上面&*,对着方炎招了招手,喊道:“小伙子^&^,你过来*^?&!?br />
    方炎赶紧把碗里最后一个饺子塞进嘴里*,把饭碗丢到一边朝着两位老人家面前走过去&。

    将惜?^?醋欧窖?*,笑呵呵地问道:“吃饱了没有?”

    “吃饱了^?!狈窖鬃炖锞捉雷沤茸?*,迅速地把它吞下。

    “吃饱了就好?!苯ЦK档?&?&*!澳闶堑谝淮蔚轿壹易隹?*,别的没有*^,饭总得把你给管饱了^。既然吃饱了&,那我们就谈点儿正事吧^?*!?br />
    方炎知道正题来了,没有接话^,等待着将惜福接着说下去。

    将惜?&?醋欧窖?,说道:“龙千象说了*^*,你找上门来了^^,得给你个说法——你要什么说法*?”

    “父亲惨死*^,花城遇险&,我要一个公道?&&!狈窖渍档?&。

    “嗯^,都是我们家那小子做的?”

    “确实如此^?^!狈窖姿档?^。他担心将惜福耍赖&,不愿意承认自己孙子做过的那些恶心事*。在他的心里*,将家人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得出来的。更何况是撒谎耍赖这样的小事情^&*?!拔蚁?,这件事情很多人可以作证——”

    “不是怀疑你的人品。那小子做的事情,我也耳闻了一些——”将惜福笑着摆手,说道:“如果将军令回来&,自然是要将家的将家处置。但是你也知道,自从将军令去了花城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这样一来&,我应当如何给你一个说法呢?”

    “这么说*^,将家是准备抵赖到底了^?”方炎冷笑着说道。他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容易解决,现在将家人果然开始狡辩了&*。

    一剑峰之巅的那一场围剿失败之后,将军令确实消失不见踪影。当然^,他的消失是针对方炎这些外人而言,如果说就连将家自己人或者说将老爷子将惜福都不知道将军令的下落^,这就是把人当白痴愚弄了*。

    方炎是白痴吗&**?方炎只会白吃*。

    “别冲动^^。别冲动^?&!苯Ц&&?吹椒窖茁车呐?,安慰着说道:“年轻人就是火气大——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是事实真相确实如此&^。我知道*,我告诉你说我也没见过将军令^,你是万万不会相信的^??墒?**,我确实没有见到过^,让我把他拖出来砍了杀了&,我也着实没办法做到——不过**,将家是要脸面的,我们不会做出那种有错不究有恶不罚的事情**?!?br />
    将惜福想了想*,看着方炎说道:“人我没办法找到*^,你能找到的话&*,就任由你去处置——但是将家也要对这件事情表个态^*。这样吧^*,我把那个混蛋小子驱逐出将家*,从将家的族谱除名,你觉得这个惩罚怎么样?”

    “——”

    把将军令驱逐出将家&,从将家的族谱除名&,这个惩罚不可谓不严重。

    如果将军令不再是将家人,那么他就没办法再动用将家的资源*^,变成一条没有势力的野狗&。

    如果把将军令从将家族谱上除名,那么他死后是不能进入将家宗祠和墓穴的&。

    也就是说^,将军令以后无父无母^*,无亲无旧*,无祖宗灵位,将成为无根之人&。

    想到将军令以后没有了‘根’*,方炎的心里还是暗爽不已的^&。

    但是&,这种惩罚对方炎来说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将家可以把将军令驱逐出去从族谱除名*,那么他们也可以再把他招回来——即便不再让将军令归籍&,将军令就不再是将家人了&?

    那个时候*,没有身份限制^,又有将家资源暗中支持的将军令不是更如鱼得水&,做出更多的事情?

    但是,方炎还没办法反驳将惜福的这个提议——在找不到将军令的情况下,人家已经给出了这么大的诚意^,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方炎沉吟片刻^,笑着说道:“那不是让将家一家人不得团聚吗?”

    “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苯ЦR涣承σ獾乜醋欧窖?*,若有所指地说道:“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所做的蠢事付出代价**,方小友觉得呢^&?”

    “是的&*?&!狈窖准僮懊挥刑鏊爸械纳钜?,一脸严肃地说道:“将军令必死无疑&?!?br />
    从将家离开^,先生回首看了一眼将家那紧闭的木门^,轻轻叹息着说道:“将家对你动了杀心&&?^!?/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终极教师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