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历史军事 > 大唐之绝版马官 大唐之绝版马官txt下载 加入书签

大唐之绝版马官无弹窗 正文 第1123章 耳目一新

    上一次李士勣想领兵出师室韦的愿望落了空,反倒是薛礼*,几乎就是单枪匹马地走了一趟^,一下子便升到了从三品*&?!緒ww.huamann.com 万卷吧*,全文字手打首发】这一次又是谁呢?

    这一刻,兵部侍郎暗暗咬了一下后槽牙^,出班奏道*,“微臣举荐黔州刺史高审行。高刺史在黔州政务雷厉风行,不计个人毁誉、校正错案,开荒抗旱政声显著,于经济^、人事、政务*、律令诸多方面堪称典范?!?br />
    李治还未说话,尚书令便一步出班,微微憋红着脸奏道*&,“殿下*,微臣反对?。?*!”

    说罢^,还皱了眉瞅了李士勣一眼*。

    太子笑道*,“鹞国公因何如此紧张**?依寡人看&,英国公对黔州刺史的评价也算在理,但为什么……”

    高审行在子午峪丁忧期间失德的事,总让高峻认为是颗炸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炸了*。收黔州吕氏为侧室的事也一直令高峻不爽快*,其实连刘青萍^^,他都认为年纪太小了&&。

    还有崔嫣^*、苏殷和丽容等人在抗旱期在黔州的见闻,高峻哪会不知道?

    再加上高审行在西州任长史时到底表现有多大的能力*,高峻清楚*,确实不称中庶子之位*。

    上一次^,阁老高俭临终请求让高审行丁忧的用意,高峻更清楚&。能力如果不比刘洎更高,跑到太子身边来也许就是自取其扰^。

    太子问话,高峻不能想什么就说什么,回道*,“殿下*^,家尊说过,只要微臣在尚书省,他就不会考虑到长安来?!?br />
    太子寻思着道*,“那么……右庶子呢?也不算升职^*,仍是正四品上阶&?!?br />
    尚书令回道,“殿下*,家尊在黔州一力主持开荒*、抗旱,身体已大不如前了,在黔州刺史任上已上勉为其难^,不宜在中庶子这样重要、且事务繁重的地方任职了^!?br />
    太子感慨道&,“黔州刺史真是高风亮节*,令人钦佩!”

    尚书令显然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说什么,随即奏道*,“殿下,微臣有个提议&。自离开西州后,臣已很久没有机会去西州,天山牧也很久未去了?!?br />
    太子道^&,“鹞国公想亲自领兵前往&?”

    李士勣想,难道是他自己想贪功?但刚说了龟兹是塘内之舟,怎么会呢。

    高峻道*,“乙毗咄陆部归顺*,足见丝路之重^。但臣所任的丝路督监之职^,其实已有些鞭长莫及了!岂不误了大事^?微臣举荐,由安西都护府长史郭待诏兼任此职*,郭将军勇武通达*、至情至性^,正适此任?!?br />
    这一次褚大人就没什么顾虑&,现身回应道^,“鹞国公所言不差,安西都护府正当丝路要冲&,由都护府长史出任丝路都监*,简直再合适不过了?!?br />
    赵国公长孙大人也感慨道^,“尚书令的提议*,臣也认同^?!?br />
    李治道,“尚书令刚刚还不认同黔州刺史回京任职*,却提议了安西都护府的一位长史,任人之风果然令人耳目一新,寡人无比欣慰!”

    这就算通过了,吏部又有的事干了&,委任郭待诏的任状随即发往焉耆*。

    因为又是兼职,比照上都护府副都护级别,是正四品上阶,与兵部侍郎同阶^。

    李士勣算是服了,高峻不惜拿出自己身上的一个闲差,借着乙毗咄陆部的内附^、大谈丝路的重要*,然后就又扶上去一个*。

    而他知道,郭待诏刚刚已经是挂职的昆丘道行军副总管*^,那么,等龟兹拿下来之后*,估计郭待诏也该如薛礼一样,至少又会升一阶了。

    最让李士勣难过的,不是自己怎么也回不到三品的职事上去,也不是眼巴巴地看着别人离着三品越来越近,而是——这次明明看清了尚书令的用意,但他却没有一点点的反制理由。

    高峻刚刚否绝了高审行升职,你能说尚书令任人唯亲*?嘴得多大才敢讲。

    另外他也纳闷&,怎么高峻说什么太子都同意&,还有没有点主见了&!这么大个儿的英国公在朝堂上晃了多久了&,非要等着高峻吱声了,人们才看得见?

    李士勣一进家门脸色铁青*,说茶太热*、烫了嘴&,耍着疯摔碎了一只茶壶,让丫环们拿薄荷&、冰片。

    但凡有点本事的人脾气都大*,李士勣出道以来领军无数、破敌无数,本事不是一星半点,但再这么下去&,他八成是要减寿的&!

    他想,这个高峻真是邪了门了*,他到底使了什么手法儿&,赵国公&、江夏王、褚遂良,还有鄂国公卢国公等等一干人^,怎么都围着他转?

    褚遂良难道转了性,不再嫉贤妒能了?

    ……

    鹞国公高峻回到永宁坊时,皇帝所赐的三日之酺已拉开了大幕*。这次是全城范围的狂欢,府中人们早就备好了酒宴,专等他回来了^。

    众人马上入席,柳玉如说**,“这么好的日子&,苏姐姐她们怎么还不回来*,均州也没多远&,我怀疑她们偷偷去西州了&^?!?br />
    高峻道*,“去就去吧&&,她们腿上也没拴着绳,我也没什么办法?^!?br />
    一边喝着酒,高峻提到了不久就要开始的龟兹大战*,人们问^,“只是郭叔叔那些人马^,不知够不够?”

    高峻道^,“怎么不够?上次我与待诏大哥去疏勒,途经龟兹时*,锦囊妙计我们两个早就定下了^?!?br />
    人们纷纷问是什么妙计^,但高峻就不细说*,只是对她们道,“其实龟兹早就能打下来*,但我等着是时机。乙毗咄陆部一归顺*^,大势更在我们这边,也许用不到大年初一^,龟兹可下*?!?br />
    柳玉如叹了口气道,“唉!就是不知丽容此时如何了,我倒希望苏姐姐和丽蓝真去了西州*,顺便看看她的境况&*?!?br />
    “我们喝酒&!”高峻自已先灌了一大杯&*。

    ……

    在黔州刺史府大门外,出来迎接苏殷和丽蓝的^,只有刺史高审行。

    当这两位儿媳在冷冷清清的接风家宴上问到母亲青若英时,高审行脸色微微一变&,用意掩饰着道,“哦*,她们呀,去云游了&!”

    苏殷听得出^,高审行用的是“她们”,“云游”&*,就是说^,连刘青萍这个年纪还小过她们的侧室夫人也出门去了。

    而云游二字,更有着不甚明确的目的地和行期^^,但临近年尾&,若非有个闰月的话,此时已是贞观二十三年了,二人在这个节骨眼上去哪里云游了呢?

    但高审行不说,为了不再给她们再问的机会,他马上问道了长安的事,高峻升任尚书令,刺史大人当着两位儿媳表示出了高兴*&。

    他对她们说*,回永宁坊之后,一定要多多劝诫高峻,长安比不得西州,行事不能莽撞^、说话不能不加思量^、老臣的话不能不权衡、与大臣的交往也不能不慎重^。

    两个人唯唯喏喏,看得出刺史大人不想说两位夫人的事,苏殷和丽蓝的心中就更是不住地猜测^。

    苏殷认为回长安之后^^,总得将婆婆的确切去向与峻和柳玉如说&^,于是试着再说道,“府中只有大人一个人,又忙在公务上^,起居没个人照应总是……”

    高审行打断她道,“哦&,这个好说*^,本官已给西州去了信,让崔颖在年前赶回黔州来*,想来她也该收到本官的信了!”

    随后又喝了几杯^*,高审行借故说还有点公务要处置&,起身欲走,但苏殷的拧劲儿忽然冒出来*,问道,

    “大人&,母亲也不在府中,我们明天便回长安^,但母亲的去向我与丽蓝姐须得知道*,不然回长安怎么与峻说?”

    丽蓝初次见到高审行被逼问到面色发红,也纳闷苏殷的大胆。

    高审行无奈^,恨恨地回道^^,“本官将她们一块儿休掉了&!”

    “休掉了*?!什么理由^?”连丽蓝的眼睛都瞪了起来&。

    “青若英不告而别,一去十数年&,乍然出现在兴禄坊高府中^,引起你们祖父阁老病发,这还不够休她么&?*!刘青萍……婚后久而无子^*,正在七出之列&!你们不必多问了*^?!?br />
    高峻曾经不止一次在府中说过,执掌中枢之后&^,就没有机会跑到黔州来看望母亲*,不知他听到这个消息,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但苏殷感觉*,让青若英离开的原因绝对不止这个^,难道刺史大人就不考虑她还有个做着尚书令的儿子&?

    但高审行说过之后*,已经绝然地起身出去了&。

    这个突闻的消息*,让两个人六神无主,饭也吃不下了*&,苏殷喃喃道,“我真的是不祥之人,怎么偏偏是我将这个消息带回去呢^!”

    丽蓝道,“当然还有我呢^,不然我们怎么会到黔州来呢&。妹妹^*,要不我们连夜回长安吧?*!?br />
    苏殷说,“回去也得把事情搞清楚^,不能模楞两可。这件事一边涉及着黔州大人^,一边又是母亲,中间夹着峻&&,我们有哪句话说差了^,峻在火气上^,你想想,我们府中会出什么大事*!”

    丽蓝害怕了^^,“你说怎么办?我们到哪去找这两个人*?”

    “怎么也得先找个丫环问问?!?br />
    于是,就在刺史府的后宅,她们找来了几个丫环、仆妇,问两位刺史夫人的事。她们人人都认得苏殷是尚书令的八夫人,不敢有半分的隐瞒*。

    苏殷和丽蓝从她们的支言片语中,也就把事情猜得差不多了*。

    事情的转折点,就是在高峻荣任尚书令的消息传到黔州之后*。

    高审行认为相比而言,自己这段日子的官路就太差劲了,儿子是宰相**,而老子只是个中州刺史,将来万一见了面,怎么说?

    他认为自己在黔州的政绩已然是不错*,尤其是到黔州的初期*,可说得上是蒸蒸日上。他感觉自己真正让人遗忘^、并束之高阁,正是从崔颖远离黔州之后^、青若英重现之时*。

    抗旱是他酝酿了许久的大手笔*,搞得也算轰轰烈烈,但连这个也没有给自己带来进步,反而还差一点因为丁忧丢了刺史之职。

    到明年*,黔州三年的刺史任期就要满了*。

    按着大唐的吏制&,刺史三年一考功^,县令四年一考功*,而按着目前不温不火的局面*,他能混个留任就不错了。

    再想想崔颖在时*,自己的仕途那是个什么成色!可以说是一年一步^。

    得知高峻升职的这一日&,他就是这么闷闷不乐走回内室来的^。刺史低着头一边想心事一边走进后宅,脚底下也没什么动静&^。

    他听到自己的大夫人和三夫人一个在劝,一个在抹眼泪。

    三夫人刘青萍说:“看来我真让那个吕氏说着了&,是个不会生养的&*&,这些日子连人也没脸见了&,姐姐&*,说不定我哪天不见了,你知道我的心苦就成了^?!?br />
    大夫人不住的劝解,说错又不在你&^。

    三夫人说^,“怎么错不在我,你看姐姐你和崔夫人,都生养过,怎么到了我就不成呢,老爷就是休我出去也没的说了*?!?br />
    大夫人青若英面对着放下来的门帘儿^,但她眼神不行^,没有看到帘后的人影^,而三夫人刘青萍背对着门抹眼泪*。

    青若英到黔州之后也没个伴儿,回长安也没意思,高审行一天到晚也没句话对她说&。

    她生怕刘青萍想不开^,劝道^,“总之错不在你^&,是老爷身子有毛病了*。告诉你吧,其实高峻也不是我亲生的,不然峻儿和嫣儿怎么能在一起,但你再莫深问&,也别哭得我心颤了*?&!?br />
    话刚刚说完&^,高审行怒不可遏地挑帘子进来*,对青若英吼道^,“我看你才是有毛病了^!”^。

    ……

    第二天一大早*,苏殷*、丽蓝匆匆与黔州刺史告辞^^,说要回长安^。

    高审行从她们闪烁的眼神里猜到^,这两个女子已经什么都知道了。他又和蔼、又威严、还略带一丝警告地对她们,黔州的事*,回去之后不要乱讲话^。

    刺史说*,以青若英和刘青萍两人乱嚼舌根的表现,本官对外说她们出游*,还是留了很大情面的&!

    言外之意就是^,苏殷和丽蓝回去后*,若是敢说青若英和刘青萍被他撵走的事,那她们就也是“乱嚼舌根”,也欠被撵走*。

    在返回长安的半道上,丽蓝悄悄问苏殷,“回府后我们说不说这件事&?”

    苏殷心烦意乱^,也拿不定主意。

    上次到黔州时^,她和崔嫣就在帘外偷听到了崔夫人与高审行的争吵,那时高审行与崔夫人说到崔嫣时&^,便称崔嫣是“我们的女儿”。

    崔夫人习惯上也称呼高峻所有的夫人们为“女儿”,这大可理解为亲近,高审行称崔嫣“我们的女儿”也可以这么理解。

    但是这一次,大夫人青若英的话就真切地印证了这一点:高峻根本不是黔州刺史的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大唐之绝版马官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