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卷吧 > 其他类型 > 林氏荣华 林氏荣华txt下载 加入书签

林氏荣华无弹窗 正文 第240章 升堂

    姬元去哪儿*,见了谁,哪怕宋精没派人特意跟着*,要打听也容易,因为他们并没有避着人。

    要知道他见了谁容易&&,可要知道他们谈了什么却难了。

    宋精很难相信他们呆在那厢房里那么久就只是叙旧^,可姬元不说,他总不能强逼吧&&?

    皇姑父对他礼遇尊敬得很*,他孙女未来还是大楚的太子妃,即便知道对方对大楚的心不诚,他也不敢把对方怎么样^。

    就有属官提议^&,“不如从林清婉那边下手&?她毕竟是个女子^,听说才上京不久,或许能从郡主府打听些消息?!?br />
    宋精很不喜欢林清婉^,但也不敢轻视她*,上次在殿上就是因为她,他才会被梁国朝臣抓住把柄攻击^,若是大楚的人被她抓住^,那他了真是有嘴都说不清了^。

    所以挥了挥手道:“算了&*^,不过一妇道人家而已^&,姬先生总不可能跟她说国家大事吧?”

    属官瞥了上官一眼^,这轻蔑的语气哟,要是脸上表情不那么戒备就好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姬元没有再去见林清婉*,甚至连卢真都不再见^,除了和谈的时候跟着使臣们进宫谈判,他几乎不出驿站的大门^。

    可即便如此*,他也很少在大殿中开口&,即便是被宋精注视^,他也秉持着沉默是金的原则。

    大楚是战败,加上宋精年轻,之前又落下了把柄,姬元又不肯帮忙**,这让他们节节败退&。

    宋精的脸色一日比一日难看^,好在和谈不是每日都举行的,这让他有了喘息之机&。

    和谈虽重要,但大梁内政同样重要&&,又正赶上秋收,户部忙碌起来,其他五部也各有事情可做*^,不可能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和谈上。

    所以林清婉虽托人拖着谢逸阳的案子&,在离中秋还有六天时,这个案子还是要开始审理了**。

    谢逸阳被关了大半个月^,即便有谢家打点,他不受刑,可牢里的生活对他来说依然是非常大的折磨&。

    吃的不好,除了家里人偶尔能送进来的吃食,他大多数时候还是跟大家一样吃的馊掉的稀饭。

    牢房的炕上铺的是稻草*,薄被是散发着臭味&&,一闻便知许久不曾洗过的被子*,躺在炕上,偶尔还会有老鼠爬过他的脸*,而除了老鼠外,其他乱七八糟的虫子也不少^^,不过才三四天他就脏得不像样子了,到现在他已经能淡定的从衣服里抓出一只蟑螂来扔掉。

    这些都是他不能忍受的*,然而他忍下来了。

    代价也是巨大的^,谢逸阳进来前还是个风姿潇洒,样貌俊朗的小白脸*,现在……

    他的脸还是很白,然而却是惨白惨白的,看人的一双眼睛中充满了疯狂和绝望^。

    跟他住在一起的囚徒们见他被提出去^^,都发出非同一般的意味笑声来*,有一个咔咔的哑着声音笑道:“别承认啊*,承认了可就再也出不去了,我听说你打的人死了。杀人可是要偿命的……”

    “嘻嘻,怕什么,大不了来跟我们做伴儿呗&,就算杀人要偿命,等过了刑部的审核,再报给陛下批复,这差不多就去一年了^&,可以活到下一年秋后^,比我们强……”

    谢逸阳全身发抖起来^,绷直了脸往前走*,不断在心里安慰自己道:不会的&,不会的*&,他爹是四品官儿,他祖父也是三品官儿^,不过是几个贱民*,就算是死了他也不用偿命的,这都是他们骗他,都是骗他的……

    然而到了堂上**,看到一旁跪着的村民&,见他们抬起脸来一脸恨意的瞪着他^,而刑部左侍郎在堂上狠狠的一拍惊堂木^,谢逸阳被这声音吓了一跳^&,都来不及看候在一旁的大管家^,“扑腾”一声就跪下叫道:“不是我^&,不是我打的人^,是张征辽和孙义和,是他们带头踩踏庄稼*,也是他们打的人……”

    谢大管家脸色大变,忍不住叫了一声,“大爷!”

    刑部左侍郎面色一冷^,狠狠地一拍惊堂木道:“肃静,这岂是你能开口的地方**^?还不快退下**!”

    谢大管家跪下,张嘴就要求饶*,顺便替他们公子分辨一下&&,谁知道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衙役叉出去了*。

    他心中一沉,看了眼内堂,转身就往外跑,出事了^,同朝为官&,刑部左侍郎怎会为了几个泥腿子这样不顾念同僚情义?

    必须得赶紧告诉老爷*!

    堂内,谢逸阳正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说着自己的冤屈,大林村的村民们听得恼火&&,分辨道:“大人&&,我们不知道谢逸阳说的那几位公子&*,但当天就是他带的头*,也是他先骑马踩踏庄稼的&,我们爹和二叔去拦&,他扬鞭便打,当时他身后有位公子劝了一句,但他并不听^,反而还勒马扬蹄^,直接把我父亲踢到在地,还要马踩踏我父亲的头颅,要不是我二叔拉了一把,我父亲就要命丧当场了……”

    刑部左侍郎的脸色更冷,他向来嫉恶如仇*,闻言不由怒拍惊堂木**,“谢逸阳,庄大所说你可有异议?”

    “有,有^^,他^,他^,”谢逸阳满头大汗*,最后胡乱的叫道:“他是被人收买诬陷我的,我*,我当时就是跟在张征辽和孙义和身后行事,根本不是有意要踩踏庄稼和伤人的*^,我最多也就扬了几下鞭子^*,那也是他们二人胁迫我的&&&!?br />
    囚徒们说得对,这个罪名绝对不能认^,不然他真的会被判斩刑的,他那么年轻,还不想死啊&。

    刑部左侍郎便冷声道:“来人*,宣张征辽与孙义和*?&!?br />
    证人房里的张征辽和孙义和被提了上来&,他们是来给谢逸阳作证的,因为证人房离内堂有点远儿^,他们并不知道刚才的事。

    所以在刑部左侍郎问起当日的事后,俩人便照预定好的说辞侃侃而谈,“……当日谢逸阳的马儿不知为何受了惊吓^^,猛的一窜就窜到了田里^&,直接踩踏了庄稼?!?br />
    孙义和接着道:“我等见他控制不住马,生怕他被马伤*,便来不及多想直接骑马进去了,大林村的村民见了就过来拦我们^^?&!?br />
    张征辽接过话道:“那几个村民凶悍非常,其中有两个年长的直接问我们要赔偿*,且要价颇高,”他皱眉道:“我们虽有错在先,但也是有缘由的&,赔偿可以&,却不可能做冤大头&,所以一时谈不拢^,这才起了冲突*!?br />
    “也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手&,竟然碰到了谢逸阳的马&*,”孙义和瞥了那几个村民一眼,哼了一声道:“他那马本来就受了惊吓*,被碰到自然大怒,都不受谢逸阳控制,直接扬蹄把那两个年长一些的村民踢倒在地,那些村民见了就围攻我们,我们是迫不得已才自卫反击冲出来的?^!?br />
    一旁的村民们听得目瞪口呆,用看“傻子”一样的目光看他们。

    刑部左侍郎则冷笑一声,瞬间便明白了刚才谢大管家没出口的话^,这是跟早跟张孙两家商定了说辞*,专门坑原告来的&^,奈何没跟谢逸阳沟通好*,戏演崩了。

    一旁的谢逸阳也早就呆了^,他下意识的觉得自己闯了大祸*,一股寒意不断的从脊梁骨里往上冒^^。

    张征辽和孙义和说完,大堂一片诡异的安静,不仅刑部左侍郎&&,就是跪着的村民们都没嚷嚷*,这与他们预想中的不一样,俩人一头雾水的对视一眼,皆有些疑虑*&,这是怎么了?

    刑部左侍郎讥讽的挑了挑嘴唇,淡淡的问道:“你们二人确定所说的话尽皆属实^?”

    大林村的村民们默默地抬头看这两位官N代**^,俩人心中有些忐忑,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我等不屑撒谎^,说的自然属实&?!?br />
    刑部左侍郎就冷笑道:“可是刚才谢逸阳却不是这么说的,谢逸阳,将你刚才辩解的话再陈述一遍?!?br />
    谢逸阳瑟瑟发抖^,跪在地上抖着嘴唇道:“我,我忘了……”

    “忘了&?”刑部左侍郎叫他气笑了,“你忘了,堂上的其他人却都还记得,书记员^^,你来复述一遍?!?br />
    书记员暗暗翻了个白眼,他最讨厌遇到这种脑残了^&,不知道说话很费口水吗&?

    他拿起案上的记述起身**^,不带一丝感情的平声直念道:“谢逸阳跪下说:不是我*,不是我打的人**,是张征辽和孙义和&*^,是他们带头踩踏庄稼^,也是他们打的人……”

    完全将他刚才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复述出来&,可谢逸阳喊得是绝望和声嘶力竭^,这位书记员却是平声照念*&,一点感情起伏也没有,听得大家牙疼。

    衙役们挺直的站着,眼珠子却不由动了动*^,颇为无聊的仰头看了一眼屋顶^。

    村民们继续呆呆的注视着书记员,他们第一次进公堂,哪怕徐大夫说他们只要实话实话就有人给他们做主,但还是忍不住忐忑*,可现在看着这样的书记员^,他们的紧张一下就全消了——原来朝廷是这么审案的??^!

    刑部左侍郎面无表情的听着,一双眼睛却紧紧地盯着张征辽和孙义和^,见俩人面色大变*,都怒目瞪向地上的谢逸阳,不由冷嘲一声&,再次问道:“张征辽,孙义和&&,对谢逸阳这番话&&^,你们有何话可说&?”

    俩人只觉得脸啪啪的疼^,脸色涨得通红&,又羞又恼,可还是得翻供,不然难道他们还真认下首罪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完美世界 永夜君王 大主宰 终极教师 莽荒纪 三界血歌 我欲封天 绝世唐门 最强弃少 星战风暴 唐砖 魔天记 星河大帝 崛起大导演
林氏荣华无弹窗,本文网络收集版权归属原作者^,方便阅读,请分享到各大网站或推荐给您身边的朋友&。
© 2018 万卷吧 www.huamann.com 无弹窗广告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懒人听书 | 军婚小说网 | 虐心小说 | 双世宠妃小说 | 绿软下载站 | 东方卫视直播5频道 | 医学教育网 | 笑话 | 顶点小说 | 宜搜小说 |